悟❣道

寻找定见

Published on

定位与定见之间有何种联系?如何理解定见?为什么说定见比定位更重要?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唯定位论?成功的企业家为什么要有定见?如果在凶险的二难路径中寻找企业的出路?

定见来源于佛学,佛学其实是可以一分为三,三学:戒学定学慧学。有的是讲戒的比较多,有的是讲的,有的是讲。这三个不是分离的,是由戒生定,由定生慧,慧是最高境界。定,实际上是内心的那种定,定见,就是去除那种游离状态,漂浮状态,随波逐流的状态,而达到的那种内心的定静。

戒是什么呢?戒就不做什么。我们平常讲定位呢,是我要做什么,我要成为什么样一个人。而佛学里面讲的是,你先讲你不做什么,你不要说你要做个好人,你首先要做个不坏的人。你能尽量不成为一个坏人,不做坏事,我觉得这是最基础的,而不是一开始说我要做个好人。

戒用管理学术语来讲,与战略定位差不多,我们在制定战略的时候,有个说法叫系统性的放弃。就是你制定任何一个战略的时候,表面上是我要做什么,我要朝什么方向去。但是另一面就是我不做什么,有哪些东西我是不做的。如果你没有这个戒,你就是这种无所用心,你就是这种很“写意”地去做事情。写意实际上是内心有一种定见以后,发乎于心,情出于手,画出来的这个东西是有意境的。没有这种内在的定乎于心的东西,发挥于手的那就是涂丫,那不是一个战略的蓝图,那就是个战略的涂丫了。很多企业呢,之所以没有战略,实际上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,是没有一个戒的。

是风在动,还是旗在动?佛曰:是心在动。

餐厅的厨师,在很忙的时候,发现他的所有动作行云流水,他可能二三分钟之内,又要切菜,又要炒等等,但是他切菜的那一刹那间,他是非常认真地在切菜的,他在炒菜的时候,他是非常认真地在炒菜的。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每一秒钟都定住,虽然你在相对短的时间里面,做了好几件事情,但是呢,每一件事情,你都是专注的,这也是不错的。

你之所以结巴是因为你想的比你说的快,所以你就结巴了。

结巴,首先是不定,他本来是很聚焦的,很想把这个事情说出来,就是很想有个定位,但是呢,整个的语言表达出来,是一个乱套的,这就叫结巴。那么用最原始的办法,你就把它唱出来,就让一个谱子,你要很靠谱的说出来,那你就不结巴了。我们说的真正做到定位,实际上,你要回到一种谱子上去。

一种富有弹性的坚定。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这种特质,有个很简单的判断方法,就是看他们说话,做事里头有没有一种入定的东西。有的人,做得好像是很有规划,很有这个条理的,但是你能够发现他的心智,他的言语里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、闪烁的、游离的、不定的东西。

所谓定见,就是不那么一惊一诧,不是自己成为一个外在环境的一个简单的应声虫,外在有一点变化,马上在你的行动上、在你的思想上、在你的言语上就表现出来,他始终是:你有千变万化,我有一定之规,通俗的讲法是这样的。由戒入定,由定生慧,是禅定,到底如何才能达到这样一种定见,如何才能入定,如何才能够禅定,就是一门学问,而且不仅仅是一门学问,它是一门功课,一门修练。

四个约定:

  • 不要轻易评论他人;
  • 不受他人影响;
  • 是不妄自揣度他人;
  • 凡事尽力而为。

据说是一个在美洲的某个部落里头留下来的一个古老的智慧。既然是一种智慧嘛,相信人类的很多智慧都是相通的,如果把它的这四个约定,跟佛教讲的戒定慧联在一起的话,我觉得就比较有意思了。第一个,不要轻易评论他人。刚开始开车的时候经常的会评论别人开车,这个不守规矩,那个不守规矩,经常会这样,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开始开车的人都是这样的。你之所以会很在乎规则,恰恰是由于你是新手,你就特别在乎规则。但那你开车的时候,就经常的会陷入到对他人的评论当中,你不防换一种心态,想象这些人,你改变不了他,你又不是警察,连警察都管不了的事情,你不要去管,它就是一种现实。假如说你现在是在一个乡村的路上,很泥泞,坑坑洼洼,你只能接受它的如是,你能什么办呢?你不停地去评论这些路,你不停地去关注别人的问题的时候,实际上,你的注意力,你的心智大量地、无端地就消耗了。

我们在生活当中,你发现那些智商很高的人,一看就是很老道的人,他不太爱评论别人。不要随便批评,同时也不要随便表扬人,这是一种品质。是一种从容和淡定。它事情发生了,你就让它发生,周围总是在不停地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但是你要记住,你想干什么。千万别忘记这一点。

你一定要戒除你的这样一个习惯,就看到事情的时候,不要去评论,包括口头上不评论,心里头也不要评论。你的心就逐渐逐渐地通过这种戒,每当你要评论别人的时候,马上给自己亮起红灯,不要评论。一次、两次,时间长了以后,你就是一个相对比较沉静的,至少是在外表上看是比较沉静的人。最重要的是,评论别人的这种习惯呀,它实际上是一种瘾,就像抽烟一样,你越评论别人,这个瘾就越来越大。